1. <sub id="2dz1e"></sub>
      <table id="2dz1e"></table>
      1. <nav id="2dz1e"><listing id="2dz1e"></listing></nav>

        400-668-4300

        聯系我們
        易力達研磨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寶安35區新安四路黃金臺11棟
        電話:0755-27966985/27966967

        Copyright @ 2018 易力達研磨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粵ICP備0514492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深圳

        新聞中心

        智能制造改變產業發展方向

        A 智能制造正在成為產業變革重要方向   

        近年來,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孕育興起,世界各國出臺了一系列的科技策略,包括美國互聯網在內等,這些戰略核心是發展智能制造。   

        對此,工信部裝備工業司重大科技裝備處處長王瑞華指出,智能制造是基于新一代信息科技技術的一種新型模式,不僅是實現裝備產品創新的重要手段,同時也是生產模式產業發展變革的重要推動力。智能制造正在成為產業變革的重要方向,將引領制造業變革。   

        王瑞華指出,一直以來我國政府非常重視智能制造的發展。今年5月,國務院發布了《中國制造2025》,提出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加快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通過智能制造發展促進產業轉型實現制造業由大變強。為了推動智能制造的發展,今年年初工信部發布了2015年智能制造試點示范實施方案,明確了三年的總體目標和行動以及任務。2015年在六個方面開展示范,對流程制造型、零散制造、智能裝備產品、智能化管理、智能化服務等進行了試點示范項目的選擇。通過專家的遴選,選出了46個項目,覆蓋了20個地區,這些項目直接切入到制造活動的關鍵環節,通過調動企業的積極性,注重試點示范項目的成長性,探索一些有效的成功的經驗和模式,在各個行業各個領域加以推廣。   

        今年6月為了推動智能制造發展,財政部和工信部啟動了智能制造專項,重點支持兩個方面:一個是智能制造標準的實驗驗證,另外一個是智能制造新模式的應用。   

        選出93個項目,總共投入110多億元,其中20多億元是中央財政支持,今年下達資金是10億元左右。下一步工信部將以落實貫徹《中國制造2025》為契機,第一是加強頂層設計,做好智能制造“十三五”規劃制訂工作,制訂好研究好智能制造中長期發展戰略研究。第二,發揮標準的引領作用,建立健全智能制造標準體系。第三,組織實施工程專項。主要是編制智能制造工程的實施方案,今年9月底要完成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今年年底前要發布實施。第四,繼續開展試點示范,聚焦制造活動的關鍵環節,促進面上的智能制造發展。第五,強化基礎能力建設,加強網絡基礎設施和信息網絡安全的建設,構建智能制造發展的基礎環境。   

        此外,王瑞華還指出,智能制造必須立足于實際,探索一條符合中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各方要共同努力,以扎實的工作推進智能制造,為促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做出更大貢獻。  

        B 工業領域需“+互聯網”思維   

        兩化融合、智能制造、“互聯網+”之間有什么聯系和區別?在中國信息化專業委員會北京市信息化專家委員會委員兼兩化融合專委會主任王安耕看來,工業化和信息化分別是一個很長的歷史發展時期,而我國面臨的問題是這兩個歷史時期重疊了。與發達國家不一樣,他們有很長時間在實現工業化的時候還沒有信息化。   

        王安耕指出,我國的工業化高潮是1978年之后的改革開放時期,不過在當時我們面臨的疑問是,先做工業化后做信息化還是兩個同時進行?最后中央文件用了“兩化融合”的提法,提出我國信息化和工業化既要同時發展,也要融合發展,簡稱“兩化融合”。它指的是比較宏觀的概念,兩化融合里面的主體部分對中國來說第二產業是最大的一塊,要發展工業,第二產業的兩化融合便首當其沖。   

        我國兩化融合強調信息化和工業化兩者同時發展,同時融合、結合發展,但沒有具體討論信息化怎么發展,工業化如何發展?作為當時第二產業比較落后的國家,兩化融合只是一個方面,本身工業怎么發展,尚不完全清晰。   

        《中國制造2025》回答了上述疑問,提出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我國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制造行業比較落后,所以要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在這一點上來說,理解我們的智能制造就比較容易一點,“智能制造”概念就比較清晰化了,“制造”就是工業化,“智能”就是信息化,而工業是主體。   

        王安耕指出,“兩化融合”與“智能制造”對于工業領域從業人員來說較為容易理解。工業化和信息化是兩個發展階段,“兩化融合”大多數人比較容易理解為是工業部門的事情,其實不然,服務業也需要兩化融合,而且服務業的“兩化融合”工作比工業部門落后很多,如電子政務等?!爸悄苤圃臁笔莿訂T工業部門工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行動口號,與《中國制造2025》一樣,是一個非常具體的目標。   

        對于“互聯網+”的理解,王安耕提出了兩方面意見,第一個意見是“互聯網+”跟工業部門的兩化融合評估指標體系第四階段是完全一致的。最初我國把兩化融合發展設計分為四個階段:第一起步建設、第二單向覆蓋、第三綜合集成、第四創新突破。創新里面有兩條定義:第一條定義就是在第四階段很多工作是買不來的,必須根據行業企業創新模式,創新工作流程,創新各方面的協調等才能做好。前面三個階段都可以買來,第四階段原則上買不來,所以要進行創新協同。而在這個意義上跟“互聯網+”是一樣的,協同一定是基于互聯網的。   

        王安耕指出,“互聯網+”是互聯網企業提出來的口號,互聯網發展要+出去,那么工業企業怎么辦?不能被動等著被“+”,要做好兩化融合的工作,需要付出艱苦的努力,四個階段一個都不能少,走到第四階段工業企業才能實現“互聯網+”。   

        在互聯網、電子信息高度發達的情況下,“兩化融合”、“智能制造”、“互聯網+”雖然各有側重點,但核心問題卻在一件事情上。分享一個案例:某單位要搞一個項目,類似于“互聯網+”,想與高端客戶互動,創造一種模式,咨詢的時候發現最大問題是企業自己內部沒有整合,即財務有一套想法,營銷有一套想法,計劃部門也有一套想法。綜合集成沒有完成,內部不是一個整體,根本無法實現“+互聯網”或是“互聯網+”。只有口號是沒有用的,企業最終要實現的是“互聯網+你所要+工業”,所以工業部門不應該是被動地等著“互聯網+”,而是要有主動“+互聯網”的思維。   

        C 面向2025的全球化智能制造   

        日前,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賈晉京,對全球工業格局變革,國家間產業競爭與國際產能合作,以及全球化智能制造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賈晉京指出,探尋全球秩序演化視角下的工業格局變革,要從東印度公司時代國際經濟全球化貿易最早分工開始。亞當·斯密針對重商主義提出了國際分工理論,從分工提高效率開始進而推廣到國際上分工將更有效的理論,經濟學上叫做“絕對優勢理論”,可以更有效地完成各個環節的工作。這與“比較優勢理論”是相對的,現在經濟學中提及的比較優勢,往往指的是比較優勢理論。比較優勢理論可以回答在殖民時代,為什么英國是全球的世界工廠。因為在殖民時代,西方發達國家在殖民地往往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  

        新貿易理論在20世紀70年代末提出,回答了“既然國際分工有效率,為什么發達國家之間互相買賣汽車”的問題。依據新貿易理論,汽車需要很多產業環節才能生產出來,每個產業環節有相應的產業鏈,有相應的公司在生產,某一個環節的公司可以不只服務于一個國家或一個企業,可以賣零部件產品給很多個企業,這時候不同的零部件公司生產出來的汽車是不同的品牌。   

        而現在是全球價值鏈時代,制造業的全球化一般來講應該是從20世紀60年代日本豐田汽車在巴西設立企業工廠開始算起,真正發展起來是在1992年互聯網時代興起以后,當時美國出了信息高速公路政策,在全球鋪設海底光纖儲備線,從此有了全球化互聯網,有了這種產業鏈條的分工,它的外包才有了實現的可能。這與中國開始市場經濟建設是在同一個時期,中國的崛起也是從這個時期開始的。當企業可以向全球委托生產的時候,設計出來的產品將設計包通過互聯網發送出去,最后在全球低成本的地方完成某一個環節的制造生產,這時候才有撮合的可能性。當今時代各種產品都可以在一條全球價值鏈內完成。   

        賈晉京指出,這種形勢和條件下,中國自然地崛起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因為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多的產業環節,有全世界最全的產業配套能力。以生產手機為例,智能手機在富士康組裝要有200多個零部件,假定每一個手機同一個批次要生產1000萬臺,那么要采集這些零部件,在中國可以很快地組裝完成。   

        根據韓國貿易協會國際貿易研究所發布的數據,5513種商品全球出口市場占有率第一的產品數量,中國平均第一。在中國2015年7月份出口產品中,勞動密集型產品占22.6%,高新技術產品占27.2%。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對于工業發展和每一個企業發展又有哪些促進作用?   

        賈晉京指出,當今中國在世界上所在的位置,是對接發達國家的產品和發展中國家的裝備制造建設。在1992年全球互聯網時代之后,西方國家把很多產業環節轉移到像中國這樣的制造成本比較低的地方,后來發生了什么變化?實際上后來對于中國和西方來講變化非常巨大,西方有一種說法叫做“產業空心化”,對中國的影響是中國擁有了越來越多的產業環節。   

        實際上這種變化相當深刻和復雜,產業有一些環節轉移出去,這會導致什么后果?德國提出工業4.0的想法,從全球大趨勢來講,德國的工業4.0只有在中國才能實現它所設想的目標。為什么說德國的未來在中國?1990年之后,德國向東歐地區投入2萬億馬克,讓這些地區迅速工業化,產業規模一定要越做越大才能取得發展。   

        現在,德國的發展趨勢是向東發展,而中國的發展趨勢則是往西發展。根據我國分省的出口情況統計,浙江、廣東年出口增長率5%左右,中西部省河南、湖南、重慶是5%以上的增長率。在全球分工制造格局之下,過去是日本、韓國向中國出口核心零部件,在中國浙江等地進行組裝,體現為浙江、廣東這樣的地方出口增長,中西部省份向廣東這樣的省份供應勞動力,現在中西部省份則成為組裝地,全球的格局聯合起來看就是一個歐洲德國工業中心逐漸向東,中國的工業中心逐漸向西。   

        賈晉京指出,目前中國很多環節仍不夠強勁,需要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F在是全球價值鏈時代,每個產品的生產鏈條越來越長,需要更多的環節才能生產出來,每一個企業需要跟越來越多的供應商保持聯系,它需要一個更大的工業體系,你不能只有技術而沒有在使用,否則將跟不上當今產業發展需求的變化。   

        中國和西方合起來將會產生一個全球趨勢。當前,中國面臨的各種問題,產業升級面臨的挑戰,都可以從全球經濟環境變化當中看出。中國有很多的過剩產能,實際上不是產能過剩問題,而是跟不上需求變化。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市場提出來的某種需求變化要被反饋到企業,企業要滿足這種需求變化,讓你新發明出來的東西有更多的價值鏈,參與到新的產品和企業當中,形成一個復雜的價值鏈的生態系統,讓種子長成大樹才是創新的關鍵。   

        當今時代隨著生產的全球化,隨著銷售的全球化,不同的產業體系是國家和國家競爭時代需要的能力,現在企業需要的能力好像是擁有品牌的企業,如蘋果能獲得最高的利潤,中國給品牌做組裝只拿到加工費。品牌確實是一個表現形式,但內在最關鍵的因素并不是品牌本身,而是在全球化知道全球是什么樣的格局,在這個格局中營造價值鏈生態的能力,而不是品牌本身。   

        據介紹,中國的一些企業家往往特別容易模仿行業的領先者,在金融危機發生后,還會把模仿的企業收購了,但收購了之后卻不知道應該干什么?現在,乒乓球比賽規則都是西方人設計出來的,在這個體育項目全球產業體系中,當企業處在全球領先地位的時候,需要考慮的不是在既有的體系里面拿更高利潤的問題,而是需要能夠通過對全球格局的定義來實現利潤。   

        產業和行業跟人類之間的關系是什么?賈晉京表示,中國的乒乓球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那么,創新這個問題對中國也是一樣,創新來源于哪里?從全球來講,創新來自于需求,需求要被企業所表達成產品,現在全球最大的市場是中國,全球最多生產產品的企業在中國,去完成這個表達環節最多的仍然不是中國,仍然在西方國家,主要是美國。美國新增加的投資最多的地方都是金融服務這些高利潤行業,至少最多的不是在制造業。   

        過剩產能不是生產更多了,而是沒有跟上需求變化,企業要發現開發甚至創造需求,全球在這樣的環境下需要的發展方向是標準的專利化和交叉授權。西方國家把各種各樣的專利每到一定時期就去更新,把生產標準注冊成專利,這樣它可以形成一個阻礙你新的東西進入的門檻。對比之下,我國欠缺的是全球一體化的產業價值鏈和構建戰略聯盟形成全球化競爭優勢的能力,這是我國的發展方向,也是企業亟待突破的空間。   

        D 個性化需求將成制造業發展趨勢   

        “根據一份對新一代年輕人消費習慣的調查,當前品牌因素已經比不上個性化因素,消費主體在消費中所選的商品,其更看重的是這個產品是否具備個性化,這個趨勢會引導整個制造業發展”。   

        這是鼎捷軟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裁葉子禎,對于未來智能制造發展的一種判斷。葉子禎指出,中國的制造業由大變強,不是超大型的制造業,而是所有的中小型制造業進入這種境界,所以中國制造業由大轉強,其中許多的中小型制造業是否能夠真正轉型,這是整個轉變中的一個關鍵。

        從供應鏈體系來講,企業供應下游能否及時地在所需的時候到達,供應的產品能否隨著市場的需求生產,如果可以則意味著企業不需要過多的庫存堆積,企業資金也不用堆積在存貨上。   

        對于制造發展藍圖來講,最重要的核心環節在中間,這需要先具備智能制造的能力。對于制造業來說,企業的生產要先進入到智能制造,才能開始各種不同的創新嘗試。第一是個性化的需求,個性化代表跟昂貴聯系在一起,將來的世界個性化不代表昂貴,而對消費者一端意味著有更多的選擇。對整個社會來講,則是資源達到最好的配置和應用。對于生產型制造業來講,在速度和成本上因為智能制造,企業的生產可以更加迅速,當進入到智能制造階段,可以通過信息流通查看生產效率是如何提高的,總體的生產成本是如何下降的。   

        未來制造業,看到比較少的是制造型制造業,看到比較多的應是服務型制造業。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背景下,每一個中小型制造業只負責某一個專長,其他可以通過智能互聯從外部獲取,整個社會的運作,整個生產的模式,打破了原有的形態?;ヂ摼W具備這樣的能力,能夠把這些中間環節去除掉。   

        兩化融合真正的意義是企業通過信息化和工業化的融合取得競爭優勢。為此,企業從戰略開始就要考慮要取得什么樣的競爭優勢,要解決什么樣的問題,要取得什么樣的關鍵能力,惟有如此,才可以達成戰略目標。   

        E 濰柴動力打造智能制造車間   

        濰柴集團是2015年申報工信部智能制造第一批46家企業之一,申報的是發動機的智能制造項目。濰柴動力信息化副部長崔友昌指出,該企業對智能制造的解讀主要是:互聯、集成、數據、服務、創新、轉型。   

        濰柴集團具有本身企業運營管理系統,如何把這些概念融合到企業,也做了很長時間的討論和摸索。濰柴集團的戰略是以整車整機為龍頭,同時打造“品質競爭力、成本競爭力和技術競爭力”的三個核心競爭力,高質量低成本地滿足客戶的個性化需求。   

        在運營能力上,從企業的價值鏈、端到端的流程進行分析,首先在產品生命周期管理上具備研發協同的能力,最終要有一個智能化的工廠或者智能化的車間。在采購商方面,充分利用全領域的優化,在營銷銷售前端和后端環節要擁有電子商務流程。   

        濰柴集團的工作方法也是采用兩化融合,叫流程IT的工作方法,把關鍵的流程做一個價值分析,找到流程存在問題的節點,對流程能力進行評估,把它排一個改進的順序,與企業其他的業務域形成一個融合,最后根據企業的業務架構形成信息化推進的架構。智能制造的落地也是從發動機板塊開始,逐漸向變速箱、車條開始實施。   

        未來,濰柴集團依據智能制造總體框架以及規劃,將會建設一個智能制造車間,以工藝和信息技術的支撐,實現車間級的通訊網絡,實現車間的人員和產品的互聯。再往上,通過PDM系統、質量系統等各個應用系統做一個集成的工作,完成整個制造全過程的智能分析和管理決策,最后形成智能管理與決策分析的統一平臺。通過企業的協同研發、協同制造,在服務商和客戶之間,通過智能產品,搭建一個滿足需求的智能故障診斷與服務的平臺。   

        按照設想,如果濰柴集團在未來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內能夠實現智能制造的話,那么企業的生產效率就有望提高20%,能源利用率提升4%,企業成本降低40%,產品研發周期縮短25%,通過項目能夠給行業提供智能制造的方法體系以及智能制造的標準。

        杰克棋牌